中国山东网首页  登录  新闻热线:0531-85876666 在线留言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朱厚圩:“筑堤围堰”的基层卫生院挂职“业务院长”

2020/3/24 21:09:10   来源:中国山东网     

  中国山东网3月24日讯 圩,在汉语中的一层意思是防水护田的岸堤。疫情发生后,山东烟台栖霞市杨础中心卫生院挂职“业务院长”、烟台山医院甲状腺外科主治医师朱厚圩主动请缨,进入医学留观站参加疫情防控工作,为群众健康和生命安全筑起了一道坚实的“岸堤”。
  
  1月26日,正月初二,杨础中心卫生院接到上级指挥部通知,要求他们紧急改建医学留观站,接收栖霞市范围内与新冠肺炎患者有过密切接触的人员和湖北特别是武汉的返乡人员。怎么建?在哪儿建?建成什么标准的留观站?对于他们来说,完全是一片空白。时间紧、任务重,疫情防控须臾不待,杨础中心卫生院院长衣英强带领全院上下立即行动起来,筹集材料、寻找工人、绘制图纸,医务人员也参与到一线建设当中。经过72小时的连续奋战,留观站建成。

  有了“阵地”,医务人员在“战场”上阻击新冠病毒总不能赤膊上阵。战“疫”刚一打响,朱厚圩和同事们就想尽一切办法协调物资,防护服、医用口罩、体温枪及通讯设备陆续运抵留观站。他还在烟台山医院领导及医务科等相关科室的指导帮助下牵头制定了卫生院的职业安全防护制度与相应的工作流程,并实地演练。正是有了这些保障,1月29日留观站具备了留观条件,并于同日开始接收留观人员。
  
  在留观站里工作,风险并不比直接接触患者低,谁也不能保证这些留观人员里会不会有新冠肺炎患者。为什么要带头进入留观站?朱厚圩坚定地说:“在卫生院,我是挂职‘业务院长’,有三级医院的工作经验,我有责任冲在前面、守在一线。作为一名医生,我有我的初心和使命。”在这里,不能光讲奉献,还要拼业务。他说:“在烟台山医院,我接受过严格的职业安全防护培训。在留观站里像是测体温、采集咽拭子等基础性工作我完全能胜任。”
  
  基层的医务人员相对紧缺,在杨础中心卫生院,进入留观站工作的医务人员共有2组,每组3人,轮流值班。疫情防控初期,在留观站,小到照顾留观人员的日常起居,为他们送餐、送水,大到采集咽拭子、为留观人员做心理疏导都得他们去做。“工作时间长,上班期间不能进食饮水,脸上留下戴口罩、护目镜而带来的勒痕,都很常见。为患者采集咽拭子时,极有可能和病毒‘面对面’。”朱厚圩说。基层的很多条件都比较艰苦,他们所受的“罪”或许比大医院的医务人员更多一些。前两天,留观站里的一位留观人员被送往烟台市的定点医院接受进一步诊治。“这位留观人员是我管理的,此前多次测量体温和当日陪同转诊到定点医院都是我们的职责。危险,肯定是有的,但我们没有退缩。”朱厚圩说。

  在留观站,他这样一待就是俩月。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基层的工作总是很多、很忙,不仅要坚守在留观站,关键卡口、驻地村居的疫情防控工作都得由卫生院医务人员参与完成。“在基层工作,‘5+2’‘白加黑’是常态。相比于他们,我做的还不算多。”他说。
  
  “疫情不退,我们不退!我们要确保隔离人员的身体健康与生命安全,确保医务人员‘零感染’,直到疫情结束。”他说,等到战“疫”胜了,这里还有他牵挂的乡亲,放不下心的患者。到那时,他将再回到熟悉的诊室、病房、手术间,继续为群众健康“筑堤围堰”。

编辑:伊帆    责任编辑:胡立荣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

1、凡本网专稿均属于中国山东网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中国山东网的作者姓名。

2、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山东网)”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核实确认后尽快处理。

3、因使用中国山东网而导致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等,中国山东网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4、一切网民在进入中国山东网主页及各层页面时视为已经仔细阅读过《网站声明》并完全同意。